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文明秩序的同心圆结构——中国宪法中的“统一战线”析论

【法宝引证码】CLI.A.1323138 

  • 期刊年份: 2022
  • 期号: 2
  • 页码: 28
  • 作者: 喻中
  • 学科分类: 中国宪法
  •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 摘要:

    根据中国宪法关于统一战线的规定,可以看到当代中国的文明秩序及其建构方式:一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画出最大同心圆”,形成了同心圆结构的文明秩序。从事实层面上看,当代中国文明秩序的同心圆结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建立起来的。从思想史层面上看,当代中国文明秩序的同心圆结构还可以追溯至华夏文明秩序建构的初始时期,《尧典》《禹贡》《王制》分别描绘了华夏早期文明秩序的同心圆结构。此外,考察西方文明秩序的三角架结构,在三角架结构的映照下,更有助于彰显华夏文明秩序的同心圆结构。

  • 期刊栏目: 本期特稿
  • 英文摘要:

    According to the provisions of the United front in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we can see the civilized order and its construction in contemporary China: in the past 100 years,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civilized order of the concentric circle structure was formed by "drawing the largest concentric circles".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fact, the concentric circle structure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civilization order was established by the “United Front” led by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deological history, the concentric circle structure of the contemporary Chinese civilization order can be traced back to the initial period of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Chinese civilization order. Yao Dian(《尧典》), Yu Gong(《禹贡》) and Wang Zhi(《王制》) respectively describe the concentric circle structure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 order. In addition, according to the study of the tripod structur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 order, it is more helpful to highlight the concentric circle structure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order.

中国宪法在“序言”部分第十自然段规定:“在长期的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已经结成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有各民主党派和各人民团体参加的,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拥护祖国统一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爱国者的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将继续巩固和发展。”这是中国宪法关于统一战线的集中表述。据此,统一战线构成了中国宪法上的一项重要内容。但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宪法学、法理学研究领域,关于统一战线的专论并不多见。2018年,王人博发表了《中国现代性的椭圆结构——“八二宪法”中的“建设者”述论》一文,可以说是法学界关于统一战线的较为新近的专题论文。这篇论文以统一战线中的“建设者”为轴心,区分了“建设者”的两种身份:功能身份与政治身份,这两种身份分别由两种价值所决定,分别指向社会主义理论与现代性理论,并被整合在一个“椭圆结构”里。[1]这是一个颇具启发意义的结论。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结论主要是立足于“建设者”这个单一的角色而得出来的。如果超越“建设者”这样一个单一的角色,立足于“统一战线”的整体图景,那么,同心圆作为华夏文明秩序的一个符号、一个象征,就蕴藏了相当大的解释空间。因此,本文旨在论证的主题可以概括为:当代中国的文明秩序,尤其是这个文明秩序的整体结构,就是一个同心圆;当代中国文明秩序的建构方式,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中国共产党为圆心,“画出最大同心圆”;中国宪法规定的统一战线,其实是关于当代中国文明秩序的整体描述。对于当代中国文明秩序的同心圆结构,可以从现实的角度、历史的角度、中西比较的角度,分别予以阐述。

一、画出最大同心圆:当代中国的文明秩序及其建构方式

2019年10月31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坚持大统战工作格局,坚持一致性和多样性统一,完善照顾同盟者利益政策,做好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健全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制度,凝聚港澳同胞、台湾同胞、海外侨胞力量,谋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促进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同胞关系和谐。”[2]这段话以“画出最大同心圆”一语,动态描述了中国宪法规定的统一战线。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同心圆呢?回答是:这个同心圆主要包含五个层次,也就是五个同心的圆圈,以及五个同心的环形带。具体地说,这个同心圆的第一个层次是居于圆心位置或同心圆中心位置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个层次是中国共产党外侧的一个环形带,居于这个环形带上的,是“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第三个层次是“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外侧的一个环形带,居于这个环形带上的,是“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依此类推,第四个层次也是一个环形带,居于这个环形带上的,是“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第五个层次也是一个环形带,居于这个环形带上的,是“拥护祖国统一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爱国者”。这就是中国宪法规定的同心圆(见图一)。为什么说这样一个同心圆结构能够解释当代中国的文明秩序?为什么说“画出最大同心圆”实为当代中国文明秩序的建构方式?对此,我们可以从事实与规范两个方面来阐明。

其一,从事实的方面来看,当代中国的文明秩序,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中国共产党为圆心,以“画出最大同心圆”的方式建构起来的。

1939年,毛泽东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一文中写道:“十八年的经验,已使我们懂得: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

【注释】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

    权限到期提醒

    您的部分库权限已于2022年5月31日到期,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您可以点击下方“去续费”。时至法宝年中盛宴,下单满3600元 即可参与万元抽奖活动哦~

    知道了 去续费

    权限到期提醒

    您的部分库权限将在2022年5月31日到期,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欢迎点击下方按钮续费,现在续费即刻参与万元大奖抽奖活动!高概率抽Iphone13pro、华为P50、苹果电脑等豪奖!!

    知道了 去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