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网络犯罪案件中电子数据取证问题研究

Research on Electronic Data Forensics in Network Crime Cases
【法宝引证码】CLI.A.1327423 

  • 期刊年份: 2022
  • 期号: 3
  • 页码: 16
  • 基金: 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以审判为中心视角下重构侦诉审关系研究”(17BF X06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 作者: 刘少军 汪焕成
  • 学科分类: 犯罪学
  • 作者单位: 安徽大学法学院
  • 专题分类: 网络犯罪
  • 摘要:

    网络犯罪作为新时代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的产物,其案件自身具有的隐蔽性、便利性和多发性等特征给侦查机关收集、提取电子数据带来了挑战。目前,电子数据取证规则基于取证便利性和取证完整性的考虑确立了“载体扣押”的取证原则,仅在不宜扣押的情况下才会采取在线提取、远程勘验和技术侦查等手段。这些取证手段的采取不可避免地会对财产权、通信自由乃至隐私权造成侵害。对此,需要做到保障权利和打击犯罪的有效平衡:在取证过程中坚守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比例原则和专业性原则;在监督中取证,形成检察机关监督为主、第三方监督为辅,集事前审查、事中监督、事后监管于一体的取证程序;做到少扣慎押,加强数据保管,通过正当程序保障基本人权。

  • 期刊栏目: 专题:网络空间治理研究
  • 英文摘要:

    Network crime is the product of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technology in the new era.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ases, such as concealment, convenience and frequentness, bring challenges to the investigation organs in collecting and extracting electronic data. At present, the rule of electronic data forensics establishes the principle of "carrier detaining" based on the convenience and integrity of evidence collection. On-line extraction, remote inspection and technical investigation are adopted only in the case of unsuitable detention. The adoption of these methods will inevitably infringe upon the property rights, the freedom of communication and even the right of privacy. 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to strike an effective balance between the protection of rights and the attack on crime: stick to the exclusionary rule,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 and the principle of specialty in the process of evidence collection; form the procedure of evidence collection in the process of supervision, and form the procedure of evidence collection in the process of supervision; strengthen the preservation of data and protect the basic human rights through due process.

随着互联网、大数据的迅猛发展,犯罪逐步呈现隐蔽化、科技化的特征。在此背景下,网络犯罪主要包括单纯利用网络实施的典型化网络犯罪、将信息网络当作犯罪工具实施的非典型网络犯罪以及信息时代下的传统犯罪三种类型。但无论何种网络犯罪,都会涉及到取证问题,相关数据的扣押、移送、审查、认定均对司法人员提出了挑战。目前,有关电子数据的提取规定主要集中于2016年颁布实施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电子数据若干规定》)以及2019年施行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电子数据取证规则》(以下简称《电子数据取证规则》)。然而,这些取证规则的设置是否契合网络犯罪的基本特征,能否保障当事人的基本权益,需要进一步研究。本文拟从网络犯罪的基本特征出发,审视当下电子数据取证规则在运行中面临的困境,探寻完善电子数据取证的具体路径。

一、网络犯罪的基本特征

准确定位网络犯罪,是认定网络犯罪案件的基础。早期对网络犯罪做出明确规定的规范文件是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犯罪案件适用刑事诉讼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办理网络犯罪意见》),该规章第1条第1款规定网络犯罪包括计算机网络犯罪、通过计算机实施的传统犯罪以及主要犯罪行为在网络上实施的其他案件。2021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的《人民检察院办理网络犯罪案件规定》对网络犯罪的概念也做出了界定,即网络犯罪除了纯粹的计算机网络犯罪,还包括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的非典型网络犯罪。由此可见,当下对于网络犯罪的概念采取列举和概括两种方式进行界定。而从纷繁复杂的实践情况来看,目前网络犯罪主要呈现如下特征:

(一)网络犯罪的隐蔽性

最高检公诉厅副厅长张相军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网络犯罪的基本特点和工作难点,他指出,与传统犯罪相比,网络犯罪有着主体智能性、行为隐蔽性等突出特点。网络空间的高度虚拟性为犯罪分子利用网络进行犯罪提供了便捷;计算机网络犯罪作案时间的瞬时性、空间的不确定性、行为与后果的可分离性也决定了该类犯罪具有极强的隐蔽性,网络犯罪的过程因此难以洞见,结果难以发现,犯罪分子也因主体身份难以识别等难以抓获。

1.犯罪过程洞见难

2020年,赵克志部长在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中强调:“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凡‘恐’必打……坚持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

【参考文献】
       

{1}李晓东,焦俊峰.社会资本视域下“全民反恐”战略的理论证成与实践优化[J].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21(5):15.

{2}杜磊.网络犯罪的特征与刑法规制路径[J].河北法学,2017(7):94.

{3}刘品新.网络犯罪司法证明的难题有待破解[J].人民检察,2020(12):44.

{4}李世阳.互联网时代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新解释——以南京“反向炒信案”为素材[J].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8(1):51.

{5}吴文嫔.构筑守护个人生物识别信息有力屏障[N].光明日报,2021-11-27.

{6}陶琛.湖南重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及跨境突出犯罪[N].人民法院报,2021-12-17.

{7}张扬,邓志源.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态势分析与体系化应对[J].2021(6):82.

{8}蓝寿荣,郭纯.论网络刷单行为的危害及法律责任[J].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8(3):108.

{9}邢永杰,张杨杨.刑事诉讼中电子数据真实性审查“三步法则”[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4):75.

{10}喻海松.刑事电子数据的规制路径与重点问题[J].环球法律评论,2019(1):40.

{11}龙宗智.寻求有效取证与保证权利的平衡——评“两高一部”电子数据证据规定[J].法学,2016(11):8.

{12}梁坤.跨境远程电子取证制度之重塑[J].环球法律评论,2019(2):140.

{13}谢登科.论电子数据收集中的权利保障[J].兰州学刊,2020(12):34.

{14}闫立东.以“权利束”视角探究数据权利[J].东方法学,2019(2):63.

{15}王泽鉴.人格权的具体化及其保护范围·隐私权篇(上)[J].比较法研究,2008(6):3.

{16}金泽刚.第三方网络平台的类型演变与犯罪危机预防[J].东方法学,2020(1):10.

{17}谢登科.论电子数据与刑事诉讼变革:以“快播”案为视角[J].东方法学,2018(5):50.

{18}张桂霞.大数据时代侦查程序中隐私权边界研究[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21(5):71.

{19}帅奕男.基本权利“新样态”的宪法保障——以互联网时代公民通信自由权为例[J].法学评论,2018(6):120.

{20}孙长永.侦查程序与人权:比较法考察[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0:275.

{21}{27}奚玮.我国电子数据证据制度的若干反思[J].中国刑事法杂志,2020(6):151, 154.

{22}{25}{26}裴炜.论刑事电子数据取证中的载体扣押[J].中国刑事法杂志,2020(4):133, 130, 132.{23}{28}何邦武.网络刑事电子数据算法取证难题及其破解[J].环球法律评论,2019(5):80.

{24}龙宗智.强制侦查司法审查制度的完善[J].中国法学,2011(6):46.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