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人工智能的刑法主体价值问题研究

Research on the Problem of the Subject Valu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Criminal Law
【法宝引证码】CLI.A.1332507 

  • 期刊年份: 2022
  • 期号: 9
  • 页码: 2
  • 作者: 赵秉志 袁彬
  • 学科分类: 刑法学
  • 摘要:

    对于人工智能能否成为刑法上的独立主体,刑法理论上存在着肯定论与否定论的激烈争论。技术和规范伦理是决定人工智能刑法主体价值的事实和规范要素。现代刑法上的主体是具有自主意识的行为与责任主体,按照现代刑法的主体标准,人工智能不具有独立的刑法主体价值。现代刑法正向预防刑法转型,并以预防为主要导向,未来刑法主体是具有适用刑罚、保安措施必要的责任主体。人工智能作为社会防卫对象的责任主体,将具有独立的刑法主体价值。当前我国应重视人工智能对人的刑事责任减免问题,重视完善新型人工智能犯罪的刑法立法。

  • 期刊栏目: 专论
  • 英文摘要:

    Whethe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an become an independent subject in criminal law, there is a fierce debate between positive and negative theory in criminal law theory. Technology and normative ethics are the factual and normative elements that determine the value of Al criminal law subjects. The subject of modern criminal law is the subject of behavior and responsibility with self-consciousness. According to the subject standard of modern criminal law,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oes not have an independent criminal law subject value. Modern criminal law is transforming into preventive criminal law, and taking prevention as the main orientation. In the furture, the subject of criminal law will be the subject of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pplication of penalties and security measures. As the main body of responsibility for social defense object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will have an independent criminal law subject value. At present, my country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reduction and exemption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for human beings, and attach importance to improving the criminal law legislation of new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rimes.

一、问题的提出

近些年来,人工智能的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亚马逊公司的个人助手Alexa、谷歌公司的AlphaGo、苹果公司的智能私人助理Siri、特斯拉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等人工智能系统都已投入社会应用。[1]人工智能在以技术投入社会应用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多事故,如2015年大众机器人“杀人事件”、2016年推特聊天机器人“言论侮辱事件”,2016年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车祸致死事件、2018年亚马逊智能音箱“恐怖怪笑”事件等。[2]2017年,我国浙江省发生的网络黑产系列专案中,已出现利用人工智能窃取数据、晒码撞库、分销数据、冒充诈骗等犯罪行为。[3]这引发了法学界对于人工智能的法律主体地位的热烈讨论,并在刑法学者当中就人工智能能否成为独立的刑法主体形成了肯定论、否定论的争论,甚至出现了研究的“反智化”[4]与“伪批判”[5]的激烈对立。

人工智能的刑法主体价值研究是一种前瞻性的假设型研究,即假定未来人工智能具有自由意志或者假定未来人工智能不具有自由意志,并以此展开人工智能能否成为刑法上的独立主体的探讨。例如,肯定说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具有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自由意志,通过构建人工智能的刑罚体系可以对人工智能实施刑罚制裁,未来人工智能可以成为刑法上的独立主体;但否认说则认为人工智能永远都不可能具有自由意志,更无法适用刑罚,未来人工智能不能成为刑法上的独立主体。

上述争论表明,当前刑法理论上关于人工智能的刑法主体价值研究,在逻辑起点(未来人工智能是否具有人的自由意志)和逻辑推导过程上都存在明显分歧,共识度很低,给相关研究与实践应用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本文拟以刑法主体标准及其转变为视角,探讨当代及未来人工智能的刑法主体价值,以期对相关问题的研究有所促进。

二、科技水平与规范伦理:人工智能刑法主体价值的决定因素

刑法主体是行为主体和责任主体的统一。根据“刑罚的一身专属性”原则,犯罪行为主体同时以成为承受刑罚的主体为原则。[6]现代刑法对犯罪主体的要求是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即具备刑法意义上的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7]这种能力是事实与规范伦理的统一,在事实层面上要求行为人能辨认和控制自己的行为,在规范伦理层面上要求行为人的能力达到了合理的要求。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其主体要素在事实层面体现为技术水平与标准(技术导致人工智能具有一定的心理能力),在规范伦理层面要求其能力达到了刑法伦理的要求,两者共同构成了人工智能的科技刑法伦理,决定了人工智能的刑法主体价值。

(一)科技水平:人工智能刑法主体价值的事实基础

科技伦理的基础是科学技术。人工智能的科技发展水平决定着人工智能的智能化程度和社会认可度。人工智能存在不同的技术

【注释】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

    权限到期提醒

    您的部分库权限已于2022年5月31日到期,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您可以点击下方“去续费”。时至法宝年中盛宴,下单满3600元 即可参与万元抽奖活动哦~

    知道了 去续费

    权限到期提醒

    您的部分库权限将在2022年5月31日到期,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欢迎点击下方按钮续费,现在续费即刻参与万元大奖抽奖活动!高概率抽Iphone13pro、华为P50、苹果电脑等豪奖!!

    知道了 去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