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未成年人责任年龄降低论:刑事责任能力两分说

On the Lowering of Age of Responsibility: Applying the Double-level Assessment Criteria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法宝引证码】CLI.A.1297311 

  • 期刊年份: 2020
  • 期号: 4
  • 页码: 48
  • 基金: 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基地浙江大学公法研究中心项目(20FXH102)
  • 作者: 高艳东
  • 学科分类: 刑法总则
  • 作者单位: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
  • 摘要:

    犯罪低龄化引发了刑事责任年龄能否降低的讨论。根据教义学,未成年人发育提前,辨认与控制能力同比增强,刑事责任年龄应当降低。但是,刑事政策要求“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抵制对未成年人适用刑罚,主张提高刑事责任年龄。采用双层次刑事责任能力理论可以解决这一矛盾,即定罪时考虑行为能力,量刑时考虑受刑能力。14或16周岁是受刑能力年龄,刑法还应规定行为能力年龄,将8周岁定为责任年龄起点,以填补法秩序的漏洞。已满8周岁者违反刑法应承担法律责任,只是不承担刑事责任。同时,我国应当采用规范责任论解释刑事责任能力,强化刑法对未成年人的积极预防功能,并完善少年司法制度,通过非刑罚手段完成教育主义刑法的任务。

  • 期刊栏目: 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专题
  • 英文摘要:

    The trend of younger criminal age has aroused the discussion focusing on whether lowering the age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r not. According to dogmatics of law, the age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f minors shall be lowered as their development has advanced and their ability of identification and selfcontrol has been enhanced. However, the criminal policy opposes the lowering of age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as it adheres to the principle of maximizing the interests of minors ” and resists the application of underage criminal penalty. This contradiction can be solved by applying the double-level assessment criteria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that is, responsibility for conduct is considered in conviction and responsibility for penalty is considered in sentencing. In criminal law, minors over 14 or 16 years old shall undertake the responsibility for criminal penalty. However, the criminal law should also stipulate the age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for conduct and may take 8 years old as the starting age to compensate for defects in the legal system. Though the minors who have reached the age of 8 shall not bear criminal penalty, they shall bear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violating the criminal law. Furthermore, we should apply the theory of regulated responsibility on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appraisal, highlight the preventative function of criminal law, improve the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and resort to non-penalty measures.

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问题引发了社会关注。随着生活水平提升,未成年人发育年龄提前,犯罪年龄也在降低,尤其严重暴力犯罪低龄化现象严重。一项对14至18周岁犯罪人群的调查显示,14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比例,从2001年的12.3%上升到2014年的20.11%。[1]就严重暴力犯罪而言,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现象更明显。有研究表明,一些严重犯罪如故意杀人、抢劫、故意伤害、盗窃、强迫卖淫等罪,体现出较为明显的低龄化特征,其中,故意杀人罪低龄化特征尤为明显。[2]这些研究的样本主要来自14周岁以上罪犯的判决,事实上,实践中低于14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现象也非常严重。某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统计显示,青少年恶性刑事案件中,严重危害行为的始发年龄最小为10周岁,多集中于13周岁。该年龄段的恶性案件比率正在不断上升,并趋向暴力化、残忍化。[3]这一统计也符合公众的直观感受,这些年来,类似于2019年“大连13岁蔡某杀人案”等事件,不断见诸报端。这些案例引发了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呼声,不断有人大代表建议将其降低至12周岁。[4]但是,目前对刑事责任年龄的讨论多是感性认识,缺乏从刑事责任能力角度的深入研究。

一、刑事责任年龄困境:教义学与政策学之对立

刑事责任年龄面临着教义学和政策学的冲突。按照教义学判断可罚性,刑事责任年龄应当降低;按照刑事政策考虑国际共识,刑事责任年龄不能降低。

(一)教义学的可罚性判断:刑事责任年龄应降低

通说认为,刑事责任能力是对行为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按照这一定义,目前未成年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越来越强,刑事责任年龄应当降低。

1.未成年人的辨认、控制能力同比增强

首先,随着经济发展,孩子身体发育越来越快,越来越早地具备了辨认和控制能力。辨认和控制能力的基础是身体机能,孩子的身体成熟期提前,具备责任能力的时间也随之提前了。据研究,我国学生的青春期已经由12岁提前到10岁左右;在英国,从1860年到2010年,女孩性成熟时间提前了6年,男孩至少提前了2年;美国儿童专家指出,现在10岁孩子的体征和行为方式已经相当于过去15岁的少年。[5]在“大连13岁孩子杀人案”中,13岁的蔡某身高超过170cm,体重140斤,完全是成年人的体格。

其次,在信息社会,教育水平不断提高,孩子的违法性认识能力同比提升。可能有人会提出“身体早熟、心理晚熟”的反驳,认为现代孩子的心理成熟期更晚。但是,这一辩解很难成立。生物学常识告诉我们,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心

【注释】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

    权限到期提醒

    您的部分库权限已于2022年5月31日到期,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您可以点击下方“去续费”。时至法宝年中盛宴,下单满3600元 即可参与万元抽奖活动哦~

    知道了 去续费

    权限到期提醒

    您的部分库权限将在2022年5月31日到期,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欢迎点击下方按钮续费,现在续费即刻参与万元大奖抽奖活动!高概率抽Iphone13pro、华为P50、苹果电脑等豪奖!!

    知道了 去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