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论我国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的发展

【法宝引证码】CLI.A.1306414 

  • 期刊名称: 《人权》 核心期刊
  • 期刊年份: 2020
  • 期号: 5
  • 页码: 92
  • 基 金: 中国人权研究会2020年度部级课题“中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四十年:认识、实践与前瞻”(项目号:CSHRS2020-23YB)的阶段成果
  • 作者: 李勇
  • 学科分类: 公民权利
  •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 摘要:

    从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颁布到《民法典》出台,我国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逐步完善。在制度伦理上,经历了从政治伦理到关怀伦理的转变;从立法结构看,完成了从分散立法到专门立法的变迁;在立法技术方面,实现了从性别盲视到性别平等评估的发展;就法律制度层级推衍而言,立足地方法治试验,导向国家立法的目标。基于这四个维度,可以相对直观地呈现出国家立法在消除对妇女歧视方面的努力,以及性别平等法律制度在中国曲折演进的过程。

  • 期刊栏目: 专题研讨 新时代的妇女权利保障
  • 英文摘要:

    From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first Marriage Law in New China to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Civil Code, China’s legal system for eliminating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has been gradually improved. In institutional ethics, we have undergone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Ethics of Political to Ethics of Car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egislative structure, the change from decentralized legislation to special legislation has been completed. In terms of legislative techniques, the development from gender blindness to gender equality assessment has been achieved. As far as the hierarchy of legal systems is concerned, national legislation is based on local rule of law experiment. Based on these four dimensions, it can be relatively intuitive to show the efforts of national legislation to eliminate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as well as the process of the evolution of the legal system of gender equality in China.

“每个了解一点历史的人也都知道,没有妇女的酵素就不可能有伟大的社会变革。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妇女的社会地位来精确衡量……”,[1]马克思将妇女的社会地位置于极高的位置。如何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则成了国家需要直面的问题。歧视和压迫妇女的手段具有多样性,法律是至关重要的一种。在性别不平等的社会里,法律与男权之间会形成特殊的“共谋”关系,男性的立场以客观标准的形式统治社会,这种统治往往会得到法律认可。“于是,两件事情发生了:法律变成是具有合法性的,男性的社会统治变成无形的”。[2]此种情况的改变需要通过法律的调整来实现。

事实上,不少研究者已从整体或具体层面对国家通过立法消除性别歧视的实践作出探讨。遗憾的是,既有研究主要是静态的对已颁布的法律进行描述性阐释,鲜有研究者从动态角度关注到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的发展逻辑。本文拟填补此空白,从法律制度伦理的嬗变、法律制度结构的变迁、法律制度评估的发展、法律制度层级的推衍四方面,揭示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的发展逻辑。这不仅能在学理上帮助我们认识到国家制定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的理路,亦可在实践上为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可能的指引。

在具体探讨国家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的发展逻辑之前,需要明确何谓“消除对妇女歧视”?我国现行法律并没有作出明确界定。本文结合既有的理论研究和国际人权法的规定,认为性别平等是消除对妇女歧视的题中之义,核心内容是禁止不合理的区别对待。需要综合两个不同维度:即妇女作为公民和作为特定主体。前者意味着妇女是平等权的一般主体;从后者角度讲,妇女的特殊生理经历决定了她们需要得到特殊保护,故妇女的平等权又是特定主体的平等权。[3]

一、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伦理的嬗变:从政治伦理到关怀伦理

“制度伦理是内涵于制度的道德原则、伦理追求和价值判断”,[4]试图解决的是法律为谁服务的问题。具体到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上,其间也蕴含着特定的伦理追求。总体上,新中国消除对妇女歧视法律制度伦理存在从政治伦理到关怀伦理的转变。就转变的时间节点而言,本文认为是《妇女权益保障法》的出台。

(一)妇女解放从属于民族解放的政治传统

中国妇女解放话语自产生之初便与民族国家构建产生了紧密联系。妇女解放问题的提出源自戊戌变法。面对日益严重的政治危机,维新知识分子选择求法西方,他们将西方国家强大的原因之一归于女学强盛,故有“女学最强者,其国最盛。不战而屈人之兵,美是也;女学次盛者其国次强,英法德日是也”[5]的说法,进而试图通过兴女学来改变中国积贫积弱的现状。在此,妇女问题与国家成败兴衰联系起来,成为了民族解放的重要关注点。

据《女界钟》对彼时妇女情况的描述:“方今女权堕地,女学不昌,顺从以外无道徳,脂粉以外无品性,并臼以外无能力,针绣之外无教育,框笥以外无权利,胶蔽耳目,束缚形骸。宜乎蠢蠢须眉,塵塵巾帼,两俱沉沦于黑暗世界,以有今日之时局也”。[6]可见,“作者的着眼点无非是为帮男子救国匡时,为使女界中也有致国家于富强的人才,而不是为妇女本身的利益,更不是为妇女大众的利益”。[7]

辛亥革命时期,“在妇女方面以为荷枪重锋,是最光明的革命工作,也是最有效的革命工作,于是相率组织军队,最著名的有女子北伐队,女子军事团,同盟女子经武练习队等,她们有意模仿男人,处处以弱于男子为耻,组织军队,以表现其雄图,然而不知不觉的形成了一种‘拟男’主义”。[8]受革命影响,主张的“男女平等”是极度形式化的,妇女解放表现为妇女同男子一样加入军队,参与革命。这与统治者的利益是一致的,甚至是为之服务的。

五四时期的杂志,包括舆论阵地《新青年》在民国5年时即已注意到妇女问题,很多学者都支持妇女为“人”的主张。“夹在渴望新环境的新人中的妇女,已经受到男人所给予的刺戟。故在五四事件发生时,在那狂

【注释】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 智慧立法
  • 智慧执法
  • 智慧司法
  • 智慧法务
  • 智能问答
  • 北大法宝学堂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第一步:选中需要引注的文本内容,点击
    右下角“智能引注”按钮!

    第二步:在智能引注弹框中输入引注标签名称!

    第三步:设置注释体例类型!

    第四步:保存注释!

    保存成功,可前往个人中心查看引注记录

    第五步:前往个人中心查看引注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