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条款的理解与适用

【法宝引证码】CLI.A.1332168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以下简称《个人信息保护法》)对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机制做出了专条(第70条)规定,意味着备受关注的个人信息保护正式进入公益诉讼法定领域。近年来,大量个人信息受到侵犯的案件日益泛滥,使得把有关个人信息乱象的治理纳入法治轨道成为当下个人信息行业发展的当务之急。为配合该条款的具体适用,最高检于《个人信息保护法》发布的次日就下发《关于贯彻执行个人信息保护法推进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通知》。结合此前公布的《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办案规则》(以下简称《办案规则》),可以发现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条款的司法适用还有很多具体问题尚待厘清。笔者拟结合自身实践情况,对相关争议问题进行探讨。

一、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的提起条件

(一)个人信息处理者主体适格

目前,国内大多数研究都还没有涉及到对“个人信息处理者”的确定与划分,对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条款里的主体分析大多集中在个人信息保护公益诉讼的起诉主体上。但是,个人信息处理者与信息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才是前述主体能够提起公益诉讼的先决法律关系。个人信息处理者是个人信息处理行为的能动反映、价值来源、发生主体和根本要素。因此,有必要进一步明确个人信息处理者的具体种类,在此基础上才能确定个人信息处理行为的适格主体。

结合个人信息处理行为的特性、切实保护我国公民个人信息的需要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法》第3条关于该法域外效力的规定,可以归纳出《个人信息保护法》第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