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的测算——以A市基层法院为研究视角

【法宝引证码】CLI.A.1334200 

  • 期刊年份: 2022
  • 期号: 25
  • 页码: 19
  • 作者: 王勤勤
  • 学科分类: 法院
  • 摘要:

    作为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重要一环,法官助理职业制度的建立有赖于对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的测算,但到目前为止,科学合理的测算机制尚未被建立。虽有些法院提出了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的折算方法,但仅初步建立了以案定量的方案,未考虑人的差异性、岗位的差异性和事务的差异性,不全面也不科学。笔者客观、全面分析法院审判部门4类法官助理工作量测算中存在的现实问题,以及非审判辅助性工作、考核体系对法官助理工作量测算的影响,提出以法官助理辅助办案负责的主要事务作为测算范围,同时设定不同的折算方法,并对不同岗位不同职责赋予不同权重系数进行测算。

  • 期刊栏目: 本期策划——法官助理职业发展研究

作为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重要一环,法官助理职业制度对全面推进法官员额制意义重大。当前,法官助理在缓解法官办案压力、提高团队办案效率、解决案多人少难题等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如何测算法官助理辅助办案的工作量,会影响审判团队中法官、法官助理和书记员之间的职责分工、工作量均衡以及法官助理工作积极性和长远发展。以A市法院2013年招录的法官助理为例,不仅人数较多,且大多具有研究生学历,也均通过国家司法考试,但自法官员额制改革以来,仅在2022年有少量被遴选为员额法官,此时已是入职的第10个年头。据A市法院员额法官遴选要求,须担任法官助理5年以上才有资格参加遴选,而该批法官助理在2017年4月才被任命。在2021年9月启动至2022年3月完成的第4批员额法官遴选中,遴选条件有所放宽,即具有研究生学历的法官助理任职期限缩短1年,由此可计算出,该批法官助理的职业生涯均在8年半以上。

目前,各地法院也纷纷制定了考核办法规范管理法官助理辅助办案,但大多数将法官助理辅助办案考核与法官、其他审判辅助人员的考核纳入同一体系中,仅对法官助理考核予以附带笼统规定,未对法官助理辅助办案的工作量进行科学测算。实践中,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之间工作量不平衡,法官负责坐堂问案,书记员负责庭审记录和归档,剩余的工作统统交给法官助理,三者出现忙闲不均的现象。这不仅影响审判团队的搭建和内部合力的形成,也影响法官助理心态稳定。如前所述,在成长为法官之前,法官助理需要较长的时间过渡,法官助理应当和法官一样,成为一种法律职业,且是成长为法官的必经阶段。法官助理职业生涯较长,“有些法官助理可能永远在‘路上’”,[1]故理应建立“一套符合法官助理自身特点的具体管理机制”,[2]而对其工作量进行测算就是最重要的一环。站在法官助理职业长远发展的角度看,法官助理工作不被量化,其工作表现好坏不明显,尤其无法突出其中优秀的部分,导致法官助理职业档案中缺乏辅助办案业绩展示、绩效考核结果等职业表现资料。这些资料作为法官助理将来提拔、等级晋升、员额法官遴选等重要参考资料,理应完备。

一、A市基层法院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测算现状分析

(一)A市基层法院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测算概况

实践中,法官助理主要被分配在审判部门、执行部门辅助办案,也有少量的如在审管办等部门负责调研、案件质量评查等专项工作。以A市某基层人民法院为例,法官助理被分配至3类部门的比例分别为63.46%、25%和11.54%。鉴于执行案件较为特殊,且办理模式与审判、审判管理等专项工作差异性较大,为便于研究,本文的讨论对象限于在审判部门和在审管办等部门辅助办案、从事专项工作的法官助理工作量测算问题。A市基层法院对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进行测算存在如下3类情形:一是将所有法官助理工作量测算办法规定在法官考核办法中,保持与法官办案工作量测算的一致性;二是在将法官助理进行分类的基础上,规定不同类别法官助理不同的工作职责,单独制定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测算办法,对辅助办案、审判研究、获得优秀庭审、优秀裁判文书、优秀庭前会议及从事其他非职责范围内审判辅助业务工作等进行测算;三是不对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进行测算。

第一类情形,虽也提及法官助理工作量测算问题,但无法突出法官助理主体性,无法实现全面测算,也无法反映法官助理工作的实际状况,故不可取。第二类情形,单独制定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的测算办法,可以反映法官助理工作的特点,符合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要求,也有利于法官助理职业的构建。第三类情形,完全未呈现法官助理工作的优劣,也不可取。

(二)法官助理辅助办案工作量测算的具体内容

单独设定法官助理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