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论大数据证据质证的形式化及其实质化路径

On the Formalization of Cross-check of Big-data Evidences and the Path of Its Substantiation
【法宝引证码】CLI.A.1324835 

  • 期刊年份: 2022
  • 期号: 5
  • 页码: 96
  •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人工智能辅助量刑研究”(项目编号:20CFX004)的阶段性成果
  • 作者: 程龙
  • 学科分类: 诉讼法学
  • 作者单位: 云南大学法学院
  • 摘要:

    如何确保大数据证据的质证活动不流于形式和空谈,成为了司法实务中亟需解决的关键问题。实践中,大数据证据直接运用偏少但采纳率高,基本上是对其衍生品具体结论的质证,预测性警务生成的大数据证据被用于定罪证明,质证与说理方式传统且单一。同时,大数据证据的直接运用存在“数据倾倒”的危险;而其间接运用则存在“黑箱效应”的困境。“间接质证”问题突出,司法审查中存在“数据独裁”与“证据偏在”倾向。这些质证形式化问题的形成,在刑事诉讼质证模式的传统分析维度上,主要与诉讼质证形式化、交叉询问缺失以及庭前阅卷制度缺陷相关;在“大数据时代”刑事诉讼嬗变的现代分析维度上,主要与大数据时代司法裁判思维的变迁、大数据相关性论证取代因果性论证、对被追诉人数据权利保障不足、控辩平等严重失衡以及大数据的预测性警务运用与刑事法基本原则的抵触相关。未来须从被追诉人权利保障、裁判规则、质证思路等三个方面进行完善,以确保大数据证据质证的实质化。

  • 期刊栏目: 专论
  • 英文摘要:

    How to ensure that the cross-check of big-data evidences is not a mere formality and empty talk has become a key issue in urgent need of resolution in judicial practice. In practice, big- data evidences are seldom used in a direct way but enjoy a high rate of admission, with the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being basically made regarding the the specific conclusion on its derivatives. The big- data evidences generated by predictive police affairs are used as proof for conviction, with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and reasoning method being traditional and single. Meanwhile, the direct application of big-data evidences is in danger of “data dumping”, and its indirect application involves a predicament of “black box effect”. The problem of “indirect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is prominent, and there is a tendency of “data dictatorship” and “biased evidence” in judicial review. These problems in the formality of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are mainly related to the formality of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in litigation, the lack of cross-examination and the defects in the system of access to files prior to trial in the dimension of traditional analysis of the mode of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in criminal proceedings. In the dimension of modern analysis of evolution of criminal proceedings in the “big-data era”, they are mainly associated with the change of judicial determination thinking in the big-data era, the substitution of causal argument by relevant argument for big-data, the insufficient protection of data rights of the accused, the serious imbalance of equality between the prosecution and the defense, and the conflict between the application of big-data for predictive police affairs and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criminal law. In future, it is necessary to make improvement from three aspects such as the protection of rights of the accused, judging rules and ideas in cross-check of evidences, so as to ensure the substantiation of the cross-check of big data evidences.

一、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随着大数据侦查的不断推行与发展,作为其最终“司法产品”的大数据证据成为了实务与理论的研究重点。实践中,浙江省的“智慧浙江公安”、湖北省的“智慧警务”以及山东省的“大数据警务云计算”等大数据侦查系统发展迅猛。[1]但对于何谓“大数据证据”学界有不同认识,具体来看,有如下几种定义。其一,根据证据来源界定,即通过大数据侦查得来的证据即为大数据证据。大数据侦查是指“通过计算机技术对存储于网络与计算机系统中的海量数据进行收集、共享、清洗、比对和挖掘,从而发现犯罪线索、证据信息或者犯罪嫌疑人的侦查措施与方法”,[2]其包含数据查询、数据比对和数据挖掘等三种具体样态。大数据侦查的目标在于在上述技术手段的作用下,取得有利于查明案件真实的大数据证据。其二,根据是否有人工智能与算法介入作为判断大数据证据的标准。有别于传统刑事证据,大数据证据“突出表现为基于机器算法、机器人和高级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的各种大数据材料”。[3]其三,根据数据是否经过结构化处理判断是否为大数据证据。在具体运用中,大数据证据具有层次性,单纯的数据本身并不构成大数据证据,而需要结构化处理之后成为数据信息;数据信息通过一定的证明方法的运用,方成为大数据证据。[4]其四,大数据证据不是独立证据类型,须转化为其他证据使用。从外观上看,大数据证据与电子数据证据有相当强的一致性。正因如此,在实践中对于大数据证据的定性普遍存在争议。由于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法定证据种类的强制性要求,实践中难以将大数据证据这一本不存在于刑事诉讼法条文中的证据类型直接运用,而须将其转化为法定证据种类后使用。有研究指出,实践中通常有四类转化应用形态:(1)作为鉴定意见或专家辅助人意见使用;(2)作为破案经过材料或情况说明使用;(3)直接转化为书证等证据使用;(4)将大数据证据作为新的证据类型直接使用。[5]

笔者认为,首先,作为概念提出的大数据证据不是根据侦查手段进行界分的,并非所有大数据侦查所获得的证据都是大数据证据。其次,是否有人工智能、算法的介入以及是否对数据进行结构化处理,只是证据具体使用技术而已,不能以证据的使用方法作为界定证据类型的依据。最后,大数据证据与我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法定证据种类并不是同一位阶的概念。它是站在证据生成层面,以“证据的生成是否建立在大数据原始素材基础之上”的标准对证据的概括,而不是建立一个完全独立于现有法定证据种类的、完全崭新的证据类型。诚如陈瑞华教授所言:“至于证据的载体和表现形式,一旦受到法律限制,就有可能扼杀证据制度的弹性和活力,使得大量明明记载着证据事实的载体形式被排除于证据范围之外。”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