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应对数字经济直接税挑战的国际实践与中国进路

【法宝引证码】CLI.A.1330746 

  • 期刊年份: 2022
  • 期号: 4
  • 页码: 51
  • 基金: 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学术基金项目“应对数字经济税收挑战的国际探索与中国道路”
  • 作者: 郭昌盛
  • 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学报编辑部
  • 专题分类: 数据法学
    营商环境 > 纳税
  • 摘要:

    全球税收竞争背景下,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加快和改变了跨国公司全球价值链的分布,日益影响税收利益在各国之间的公平分配。数字经济带来的直接税挑战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税收关联度不足问题,二是数据及其所创造的价值归属问题,三是新商业模式下的收入定性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OECD和欧盟等国际组织先后提出了应对方案,部分国家为了保护本国税收利益纷纷出台了单边措施,其中以开征数字服务税最为典型。然而,从数字服务税的起源、理论基础、性质等方面来看,我国不应盲目开征数字服务税这一新税种,而应当修改企业所得税相关规则,通过扩大预提税征税范围来维护本国的税收利益,最终促进税收利益在各国间的公平分配。

  • 期刊栏目: 科技新时代法学
  • 英文摘要:

    In the context of global tax competition, the vigorous development of the digital economy has accelerated and changed the distribution of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global value chains, which has increasingly affected the fair distribution of tax benefits among countries. The direct tax challenges brought by the digital economy mainly include three aspects: one is the lack of tax nexus, the other is the attribution of data and the value it creates, and the third is the qualitative issue of income under the new business model. In order to solve these problem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such as the OECD and the European Union have successively proposed countermeasures. Some countries have introduced unilateral measures to protect their own tax interests. Among them, the introduction of a digital service tax is the most typical. However,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origin, theoretical basis, and nature of the digital service tax, China should not blindly impose a new tax on the digital service, but should maintain it by revising the relevant corporate income tax rules and expanding the scope of withholding tax to protect our tax benefits, ultimately promote the fair distribution of tax benefits among countries.

跨国公司通过各种复杂的税收筹划,人为将利润转移至经济活动很少甚至几乎没有的低税率地区或者减少该公司在各国的应税所得来逃避税收,不仅导致跨国纳税人与其他纳税人之间的税负不公,而且极大损害了各国政府的税收利益,导致税收利益分配不公。数字经济的发展加快改变了跨国公司全球价值链的分布,各跨国公司纷纷调整其在全球的产业布局和成本利润发生地来进行税收筹划。数字经济的发展及其商业模式的创新已经加剧了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产生的风险。在数字经济条件下,无论对跨国数字企业的普遍、平等征税,还是相关国家之间税收利益的公平分配,都涉及税收公平问题。[1]数字经济的发展严重影响了跨国纳税人与当地纳税人之间的税负公平分配、影响了各国政府税收利益的实现,成为制约国际税收利益公平分配最重要的因素。

为了应对数字经济带来的税收挑战,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欧盟等国际组织积极推动国际税收规则的修改和完善,各国政府通过出台新的税收政策、开征新的税种等措施避免本国税基遭受侵蚀,保障本国的税收利益。是否征收数字经济税已经成为当前世界各主要国家政府面临的一项重要难题。因此,以税收和税法原理为基础,对当前世界各国的数字经济税进行审慎思考,进而提出一套较为合理的数字经济税收规则以实现税收利益的公平分配就显得尤为重要。数字经济带来的税收挑战包括直接税挑战和间接税挑战两大方面。其中,直接税挑战对各国税收利益分配的影响更为直接和显著,因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欧盟等国际组织以及采取单边措施的国家更关注数字经济直接税挑战带来的税收利益损失。本文拟对数字经济带来的直接税挑战进行梳理,在此基础上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欧盟等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出台的数字经济税收政策进行分析,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提出符合我国国情的应对数字经济直接税挑战的可行方案。

一、数字经济带来的直接税挑战

2013年,G20首脑为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背书,并声明“利润应在经济活动发生地和价值创造地被征税”,[2]即经济活动发生地和价值创造地的政府拥有相关的税收管辖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字经济工作组2015年发布了整套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该行动计划1的核心内容就是对数字经济及其带来的税收挑战、相关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问题以及应对方案进行详细分析。[3]根据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1,数字经济带来的直接税挑战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税收关联度(Nexus)不足问题

所得产生地是分配国家征税权时最重要的考量因素,目前最理想的方法是将绝大部分的所得分配给来源地(place of origin)。也就是说,在分配营业利润的税收管辖权时,最重要的是考虑营业所得与产生所得的实质所在地之间的关联度(nexus)。在数字经济时代,非居民企业可以在完全没有任何税收实体存在的国家或地区从事大量的数字商品或服务交易,即很多商业活动或者业务已经不需要设立广泛的税收实体就可以进行。数字技术的发展深刻改变了企业经济活动的运行模式,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