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信用权保护规则的刑民一体化构造

Construction of the Integration of Criminal Law and Civil Law on the Protection Rules of Right to Credit
【法宝引证码】CLI.A.1294710 

  • 期刊年份: 2020
  • 期号: 4
  • 页码: 171
  • 基金: 司法部2018年度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研究项目“互联网金融犯罪打击与防范问题研究”(18SFB3015);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学术创新团队支持项目
  • 作者: 夏伟
  • 学科分类: 立法学
  • 摘要:

    信用兼具人格属性与经济价值。科学构造信用权保护规则,必须同时兼顾民法的规范功能、行政法的惩戒功能以及刑法的保障功能。当前信用法治化建设呈现明显的行政(法)主导性,在此背景下,对信用保护有所欠缺的民法和刑法应加快推进信用权保护规则的一体化构造。对于民法而言,立足于民法典编纂的契机,应跳出以名誉权涵摄信用的传统逻辑,将信用权在民法典人格权编中规定为具体人格权,以在前置法中确立信用权保护的一般规则。对于刑法而言,基于刑民一体化的基本立场,应根据民法的修改顺势接纳信用为名誉法益之外的新型人格法益,并分别增设妨害信用罪和对损害商业信用、商品声誉罪进行适当扩容,以实现对自然人信用和法人信用的平等且有效保护。

  • 期刊栏目: 民刑交叉法治专题
  • 英文摘要:

    Credit has both personal attribute and economic value. In order to construct the rules of credit protection scientifically, we must take into account the normative function of civil law, the disciplinary function of administrative law and the safeguard function of criminal law. Under the background that the construction of credit legalization in our country is obviously dominated by administration (Law), we must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credit protection rules in civil law and criminal law simultaneously. As for civil law, we should take advantage of the opportunity of compiling Civil Code to break away from the traditional logic of bringing the right to credit into reputation right, so as to make credit right into specific personality right. As far as criminal law is concerned, the right to credit should be accepted as a new type of personal legal interest, based on which we should add the crime of hindering credit and expand the capacity of the crime of damaging business reputation, so as to realize the equal and effective protection of natural person credit and juridical person credit in criminal law.

引 言

信用具有个人和社会双重属性。于个人而言,信用根植于人性的道德品质,同时也是维系良性“人际网络”关系的基本道德准则。在我国,“诚信”价值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刻体现了守信用这一千百年来始终传续的道德传统对公民个人行为的示范意义。于社会而言,信用乃市场经济之根基,信用建设攸关市场竞争秩序及消费者权益。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深入推进,因不守信用而引发的社会问题日益增多,电信诈骗此起彼伏、P2P金融频繁暴雷以及银行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等问题,无不表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迫切性与必要性。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需要良好的法治环境。2011年10月19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提出要“抓紧建立健全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加大对失信行为惩戒力度,在全社会广泛形成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氛围”。为配合信用体系建设,2013年1月26日国务院第228次常务会议通过了《征信业管理条例》,规定了征信机构、征信业务要求、信用数据库建设、监督管理以及法律责任等内容,明确了征信业管理的具体规则,开启了社会信用体系法治化建设之路。紧接着,先后又通过了中国人民银行《征信机构管理办法》(2013年11月15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2014年6月14日)、《征信机构信息安全规范》(2014年11月17日)、《征信机构监管指引》(2015年10月26日)、《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2016年6月12日)以及《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2017年1月16日)等规范性文件,为社会信用体系法治化建设奠定了较为充实的法律基础。

然而,我国当前社会信用体系法治化建设体现较为明显的行政(法)主导性,民法、刑法等部门法虽然有所涉及,但始终未能给予足够的关注。在民法中,诚实信用虽被视为基本原则,但抽象的基本原则在具体的民事裁判中往往不敷功用。2020年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1]《民法典·人格权编》规定了一般人格权,并进一步将之具象为生命权、健康权、名誉权、隐私权等具体人格权,形成了兼具稳定性与开放性的人格权保护体系。在这一人格权体系中,隐约能看看到信用权保护规则的身影。在刑法中,对人格法益的保护主要集中在《刑法》分则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中,只有少量散布于刑法分则的其他章节。1997年《刑法》颁布至今已有20多年,其间虽然先后通过了10部《刑法修正案》以及数量庞大的司法解释,但这些《刑法修正案》和司法解释对侵犯人身权利罪的调整主要集中在物质性人格权领域,对精神性人格权的保护几乎毫无变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