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 智能引注

    为化解写作过程中添加"引注"的痛点,北大法宝特推出“智能引注”功能,短时间内可生成大量规范“引注”。开始新手教程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软暴力”入罪需坚守罪刑法定原则——以寻衅滋事案件为例

The Legality Principle of Crime and Punishment Needs to Be Followed When Soft Violence Is Convicted of Crimes——Taking An Affray Case as An Example
【法宝引证码】CLI.A.1289151 

  • 期刊年份: 2020
  • 期号: 2
  • 页码: 92
  • 作者: 储志豪
  • 学科分类: 刑法总则
  • 摘要:

    罪刑法定原则作为刑法的基本原则,在惩治“软暴力”犯罪中应当贯彻。由于“软暴力”尚未载入刑法典,司法实践中要将此类行为入罪,仍须沿着规范评价路径,以具体罪名的构成要件为演绎推理的大前提。同时,根据成文法主义要求,司法解释性质的文件可用作说理论据,但不能作为直接裁判依据,其溯及力可参照司法解释的溯及力加以理解。

  • 期刊栏目: 刑事法学
  • 英文摘要:

    Nullum crimen sine lege. Nulla poena sine lege. The legality principle of crime and punishment as a basic principle of criminal law needs to be followed when “ soft violence” is convicted of crimes. Since “ soft violence” has not appeared in criminal law, specific constitutive requirements stated in the criminal law should be taken as deductive reasoning’ s major premises when judging whether “ soft violence” can be convicted of crimes. According to statute law doctrin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documents can be used as arguments instead of judicial basis and we can understand their retrospective effect as that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引言

一个法治国家不仅应当通过刑法来保护个人,而且在刑法面前也应当保护个人[1]。这表明,刑法同时具有保护机能和保障机能,前者是将刑法作为惩治和预防犯罪的有力工具,以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公民合法权利;后者则从限制国家刑罚权的角度,指明刑罚作为最严厉的惩治手段,应保持其谦抑性,防止公民“任意”或“过分”遭受刑罚权的干涉。法治在刑法领域表现为罪刑法定原则[2],这一被所有法治国家奉为圭臬的刑法基本原则,在惩治犯罪的刑事活动中必须予以贯彻。

当前,依法惩处黑恶势力利用“软暴力”犯罪是本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点之一。根据司法实践,黑恶势力利用“软暴力”犯罪的趋势愈演愈烈[1]。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总结长期同黑恶势力作斗争的办案经验,并结合软暴力“入罪难”的特点,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下称《黑恶势力意见》)第17条提出:“黑恶势力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有组织地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破杯经济秩序、社会秩序,构成犯罪的,应当分别依照《刑法》相关规定处理。”2019年4月9日,“两高两部”进一步出台《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软暴力意见》),对“软暴力”作出明确定义:“软暴力”是指行为人为谋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响,对他人或者在有关场所进行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足以使他人产生恐惧、恐慌进而形成心理强制,或者足以影响、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财产安全,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手段。

对此次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党中央强调:“政法各机关要进一步明确政策法律界限,统一执法思想,

【参考文献】
       

[1][德]克劳斯·罗克辛.德国刑法学总论[M].王世洲,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77.

[2][8]张明楷.刑法学(上)[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49-61.

[3]梁根林.现代法治语境中的刑事政策[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8(4):156.

[4]张明楷.刑法分则的解释原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607.

[5]何荣功.避免黑恶犯罪的过度拔高认定:问题、路径与方法[J].法学,2019(6):5.

[6]倪泽仁.暴力犯罪刑法适用指导[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5:5.林亚刚.暴力犯罪的内涵与外延[J].现代法学,2001(6):139.

[7]黄京平.软暴力的刑事法律意涵和刑事政策调控——以滋扰性软暴力为基点的分析[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6):97.

[9]张明楷.犯罪构成体系与构成要件要素[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238.

[10]黄京平.黑恶势力利用“软暴力”犯罪的若干问题[J].北京联合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2):10.

[11]王子渊,肖姗姗.刑事政策中“恶势力”犯罪的法律化研究[J].犯罪研究,2019(2):35-44.

[12]郝廷婷,杨中良.运输毒品主观上明知的认定[J].人民司法,2013(6):68.

[13]彭中礼.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的法律地位探究[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8(3):19.

[14]曲新久.论刑法解释与解释文本的同步效力——兼论刑法适用的逻辑路径[J].政法论坛(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06(2):37-47.刘艳红.论刑事司法解释的时间效力[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7(2):13-18.

[15]刘宪权.我国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的再思考[J].法学,2002(2):27-32.

[16]刘仁文.关于刑法解释的时间效力问题[J].法学杂志,2003(1):55.

[17]黄京平.论刑事司法解释的溯及力——以朱某等非法买卖枪支案为视角[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0(5):108-111.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