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期刊 > 法学期刊文章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生命科技时代的刑法规制——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为中心

Criminal Regulation in the Era of Biotechnology——Centering on the Gene-edited Baby Incident
【法宝引证码】CLI.A.1302548 

  • 期刊年份: 2020
  • 期号: 12
  • 页码: 71
  • 基 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刑事一体化视阈中的医疗犯罪研究”(项目编号:16BFX058)的阶段性成果
  • 作者: 杨丹
  • 学科分类: 刑法总则
  • 作者单位: 暨南大学人文学院
  • 摘要:

    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所涉科学事实的核心是将基因改变后的人类生殖系细胞(胚胎)植入子宫启动妊娠。对此,国际社会和部分国家以伦理指南或者法律的方式予以禁止。对该事件的关键环节逐一作刑法教义学分析,其中,将基因编辑后的人类胚胎植入女性子宫是临床医疗行为,若行为人不具有医生执业资格则可能构成非法行医罪,一审判决即持该观点。然而以非法行医罪定罪更多体现的是对行为人资格的要求,掩盖了行为本身的危害。该行为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为了贯彻风险社会预防原则,实现刑法和生命科技发展的良性互动,应当将其入罪化。罪状表述应以“将遗传物质已被改变的人类细胞或者胚胎植入子宫”为核心,以“未经批准”为前置条件。

  • 期刊栏目: 各科专论
  • 英文摘要:

    The central scientific fact in the case of genome-edited babies is the implant of edited human germline (embryos) into a womb to start pregnancy, which is prohibited by ethical guidelines or legislations. A criminal dogmatic analysis is carried out on the key steps in the event. During which, if the actors don’t have medical practice qualifications, it is possible to constitute the crime of illegal medical practice, which has been held in the first instance decision. However, the emphasis of the crime is just actors’qualification, overlooking the act’s huge risks. To implement the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and realize the benign interaction between criminal law and the development of bioscience, it is necessary to criminalize this kind of act. It is suggested that “to implant human germline cells or embryos which has been changed genetically into female’s womb” is an essential element and “without approval” is a precondition.

2018年11月26日,世界首例运用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胚胎进行编辑、进而植入子宫妊娠的婴儿在中国诞生,立即引起全国乃至全球的热烈关注。2019年12月30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上述新闻涉及人员贺某某等三人构成非法行医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1]该事件发生一年有余,所涉科学事实基本清晰,伦理学界的讨论日臻深入,国际社会推进共识的努力也初见成效。在此基础上,研究这次事件所涉生命科技法律问题,尤其是结合刑事判决探究妥当的刑法应对,是热议后必须进行的冷静思考。

一、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科学事实和规制路径

CRISPR技术,即常间回文重复序列丛集(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实现了基因编辑能力的量子级飞跃,是生命科技领域的革命性突破。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必须先厘清所涉科学事实,才能找到需要规制的本质及其路径。

(一)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科学事实

1.基因编辑技术。所谓基因编辑是指精确地添加、删除和改变基因组的一系列技术。其中,发明于2012年并持续改进中的CRISPR技术,因其精准和便捷的编辑而被形象地称为“基因魔剪”。相比其他基因编辑技术,CRISPR更精确(针对特定的DNA序列)、更高效(脱靶效应相对较少)、更便宜(成本低至30美元且可网购)、更易行(生物专业本科学生即可实施)。然而该技术的廉价易行虽然为治疗疾病创造了便利,但另一方面却也极大地提高了滥用的可能性。

2.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的研究和临床应用。根据应用的对象不同,可以将人类基因编辑分为人类体细胞(Somatic Cell)基因编辑和人类生殖系(Germline)基因编辑。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具有直接代际效应,即,编辑后的基因可否遗传至后代。允许人类体细胞基因编辑已是基本的伦理和社会共识,因其所带来的伦理和社会议题依然处于基因治疗框架之内。相反,对于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则存在巨大的伦理鸿沟和管制差异。

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根据目的的不同,进一步区分为研究(包括基础研究、临床前研究)和临床应用。

研究是不以实施生殖为目的的科学探索活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生以前,中国、英国、瑞典、美国等国开展的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均处于基础研究阶段。此类研究主观上排除实施生殖的意图,客观上以不可存活的胚胎为对象、或者即使使用健康的胚胎但随即销毁或者限制成活天数,排除了植入子宫启动妊娠的可能性。基础研究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2015年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2017年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研究院(NASEM)报告、2018年人类基因组编辑第二次国际峰会,均持允许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基础研究的立场。

临床应用是指将基因编辑后的人类生殖细胞或者胚胎用于实施生殖。贺某某将应用CRISPR技术敲除CCR5基因的胚胎植入子宫启动妊娠、导致婴儿诞生,直接跨过了基础研究和临床前研究阶段,进入临床应用。该事件由于技术上的不安全性、非有效性,伦理上的不可接受性,引起了全世界的抗议,贺某某本人在2018年《科学》十大年度人物的评选中也被冠以不雅的称号。

3.对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科学评价。在2018年人类基因组编辑第二次国际峰会上,贺某某宣布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并展示实验数据,基因编辑领域的顶级专家立即从科学角度在媒体上做出了强烈的反对和批评。[2]2019年4月30日,两位中国学者在学术期刊正式发表同行评议论文,列举了该项目在科学上存在的四个重大缺陷,确信没有任何可靠的理由对人类生殖细胞进行此类编辑并应用于生殖。[3]

(二)基因编辑婴儿行为的规制路径

对于以生殖为目的,对人类生殖系基因进行编辑,并将编辑后的生殖系细胞(胚胎)植入子宫启动妊娠的行为,应当采取何种方式及强度的管制手段?难以全面绘制全球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管制框架,只能撷取部分发达国家的规定梳理其规制模式。

【注释】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智能引注

    第一步:选中需要引注的文本内容,点击
    右下角“智能引注”按钮!

    第二步:在智能引注弹框中输入引注标签名称!

    第三步:设置注释体例类型!

    第四步:保存注释!

    保存成功,可前往个人中心查看引注记录

    第五步:前往个人中心查看引注记录!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