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司法案例 > 案例报道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黑龙江案例法学研究会与北京市知识产权会等联合发布2018年度十大侵权损害赔偿案例

【法宝引证码】 CLI.CR.45932249 
黑龙江案例法学研究会与北京市知识产权会等联合发布2018年度十大侵权损害赔偿案例

发布日期:2019-04-11

  一、葛优与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肖像权纠纷案
  【代理律师】
  原告葛优委托诉讼代理人:
  徐朝晔,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洪眉,北京市大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例简介】
  原告葛优为我国知名演员,其曾在电视剧《我爱我家》中扮演纪春生(二混子),角色特点为懒惰耍赖骗吃骗喝。该角色在剧中将身体完全摊在沙发上的放松形象被称为“葛优躺”,成为2016年网络热词。2016年7月25日,被告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在其新浪微博号“艺龙旅行网”中发布了使用原告葛优肖像的配图微博,未经许可使用了7张原告的肖像共计18次,整篇微博以图片配台词的形式,在每张图片中添加台词字幕,通过介绍“葛优躺”,代入与被告业务相关的酒店预订。被告擅自加工和使用原告的肖像图片,具有明显的商业属性,旨在宣传其旅游项目及酒店预订,极易使众多浏览者及消费者误认为原告系被告代言人,或与被告存在某种合作关系,使原告蒙受外界诸多误解。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肖像权,应承担民事责任。
  2017年7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在其运营的“艺龙旅行网”微博账号,针对未经许可使用原告葛优剧照及照片的行为公开发布致歉声明,置顶72小时,三十日内不得删除;声明内容需经本院审核;如不能履行本项判决,本院将在相关媒体公开判决书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负担;被告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赔偿原告葛优经济损失7万元,支付其维权合理支出5000元,以上共计75000元,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驳回原告葛优的其他诉讼请求。2018年1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近年来,侵犯明星肖像权纠纷案件屡屡曝光,艺人的维权呼声越来越高。因艺龙网公司未经授权,擅自将“葛优躺”照片用于商业目的,且涉及了葛优本人的名字而非其剧中角色名,葛优认为艺龙网公司的行为已侵犯其肖像权,故将其诉至法院。由此可见,微博不应是键盘手的法外之地,人人皆应谨言慎行。
  二、杨某家人诉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站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案例简介】
  2017年3月26日,杨某持票乘坐G7248次列车由苏州至南京南站,该次列车于15时22分到达。15时43分,D3026次旅客列车沿21站台以约37公里/小时的速度驶入车站。杨某在列车驶近时,由22站台跃下并进入轨道线路,横穿线路奔向21站台。站台值班的车站工作人员发现后向杨某大声示警。列车值乘司机发现有人跃下站台,立即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并鸣笛示警,数据显示,列车速度急速下降。杨某横向穿越轨道,在列车车头前,努力向21站台攀爬,未能成功爬上站台。死者杨某的家人认为,车司机没有及时采取紧急处置措施,站台人员未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的义务,遂以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站为被告起诉至南京铁路运输法院。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在地面有警示标识、站台有广播提示、站台侧面有提示、站台有人值班的情况下,车站已充分履行了安全保障与警示的义务。并且,被告在事故发生后,已尽其所能,所采取的应急救助措施并无不当。2018年7月13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死者杨某擅自闯入危险区域负全责,其家人要求铁路部门赔偿的诉请被驳回。
  【典型意义】
  “旅客穿越铁道被挤压致死案”备受社会公众广泛关注,杨某未经许可、不顾警示擅自闯入危险区域,事实上对自身生命健康受到损害是一种漠视和放任。一次严谨公正的司法判决,对社会风气和公民行为的引领胜过百次的法律宣传,同时,也是对法官事实查明、法律适用、责任担当的绝对考验。司法的权威来自裁决的公平正义,拒绝“和稀泥”式的判决,对于引领社会风气、弘扬公序良俗,值得点赞。
  三、李秋月、李月如等与广州市花都区梯面镇红山村村民委员会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案
  【案例简介】
  2017年5月19日,吴某在广州市花都区梯面镇红山村(以下简称红山村)旅游景区(以下简称红山村景区)情人堤河道旁的杨梅树上采摘杨梅时,由于树枝枯烂断裂,导致吴某从树上跌落,经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与死者吴某分别为母女、母子关系,原告李记坤与死者吴某为夫妻关系。红山村系国家AAA级旅游景区(点),设有油菜花田、荷花塘等各类不同季节的观赏风景,其经营管理者为被告。为吸引更多游客前来游玩,被告在红山村景区核心区域的河堤两旁种植了不少于50株杨梅树。由于杨梅树嫁接处较低,极易攀爬,每到杨梅成熟之际,都有大量观景人员攀爬杨梅树、采摘树上的杨梅,甚至进行哄抢。被告对此却置若罔闻,从未采取任何安全疏导或管理等安全风险防范措施。
  2017年12月22日,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广州市花都区梯面镇红山村村民委员会向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记坤赔偿45096.17元,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付清;驳回原告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记坤的其他诉讼请求。李秋月、李月如、李天托、李记坤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红山村系国家AAA级旅游景区,红山村民委员会作为景区管理者及杨梅树的所有人,应尽安全保障义务,应意识到攀爬杨梅树采摘果实存在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情况,但其未对此作出警示告知,存在一定的过错,依法应承担5%的次要责任。2018年4月16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近年来,景区的涉诉纠纷越来越多。老人景区内爬树摘杨梅坠亡,法院判决景区最终承担5%的次要责任虽然符合法律规定,但是退一步而言,如果景区可以做好警示牌,并且派专门的管理人员做好监管工作,就可以尽量避免此类悲剧的发生。
  四、骆某诉钱某、林某、陈某、涂某因其盗窃被抓受伤索赔纠纷案
  【案例简介】
  2016年3月19日,骆某在南京江宁某小区一栋居民楼的楼梯下方盗窃一个电瓶以及一个废旧水龙头,被回家的钱某发现。钱某上前询问,却被骆某突然推至一旁,骆某迅速向通往一楼的楼梯逃窜。见此情况,钱某大喊“抓小偷”,骆某在逃跑至通往一楼的楼梯口时,被正在聊天的林某、陈某拦下,后涂某也听到喊抓小偷的声音赶来。其间,骆某激烈反抗,最终三人合力将骆某按倒并控制在地上。报警后,民警将骆某带至派出所调查。询问中,骆某对当天其行为供认不讳。2016年3月20日,骆某至医院进行治疗,称“外伤后腰痛一天”,经诊断为第2-3腰椎左侧横突骨折。骆某认为其受伤系钱某、林某、陈某、涂某四人殴打所致,向四人索赔未果,诉至江宁法院,要求四被告连带赔偿因伤造成的损失合计14万余元。
  法院认为,骆某实施的是盗窃行为,电瓶系林某和钱某二人所有,公民的财产受到侵犯时,法律赋予公民有正当防卫的权利。林某和钱某在制止骆某过程中系正当防卫,防卫中未有过当行为,且涂某、陈某制服骆某的行为系见义勇为行为,四人对骆某的伤后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故判决驳回原告骆某的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小偷盗窃被抓受伤索赔14万元,竟然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实属荒唐!林某和钱某的正当防卫行为以及涂某、陈某的见义勇为行为都值得称赞和学习,法院判决也非常公正合理。
  五、李某诉时某“性权利”索赔纠纷案
  【案例简介】
  李某(女)和时某(男)在中国某家婚恋网相识,时某在网上的信息是单身,两人一年的交往中,时某始终称自己离异。李某在结婚的前提下和时某同居,并且为其怀孕、流产。当李某发现时某并未离异后,精神受创,将其起诉至某法院,要求时某向她出具书面致歉信,并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30余万元。
  法院认为,时某的行为明显有悖于社会公德及公序良俗,亦有失诚实信用及道德准则,应当认定其具有主观过错。被告因其行为存在过错,直接误导了原告对自身性权利进行处分,且时某通过婚恋网站公开发布征婚信息,受众主体广泛,造成了较强的负面影响。时某的行为侵害了李某人格权下的性权利,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法院判决时某赔偿李某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并向其书面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
  【典型意义】
  国外及台湾地区等民事法律中都明确提出公民有“贞操权”,但我国民法中并未明确提出“性权利”的概念。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基于性权利受到损害,认定被害人有权受到精神损害赔偿,因此与一般情形下的针对身体权、健康权受到精神侵害主张赔偿具有显著区别。在赔偿数额的认定上,司法机关综合考虑了对被告的惩戒效果、对社会的警示意义两个方面。本案对于司法机关今后审理不法欺骗他人处分性权利的类似案例,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六、叶正光、叶大鹰、叶铁军、叶晓梅、叶小燕、叶文、叶敏诉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案
  【代理律师】
  原告叶挺亲属委托诉讼代理人:
  冯振涛,北京市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廉高波,北京市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例简介】
  2018年5月8日,西安摩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摩摩公司”)通过其自媒体账号“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上发布了时长1分09秒的短视频。该视频的内容将叶挺烈士《囚歌》中“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篡改为“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无痛人流!”。该视频于2018年5月8日至2018年5月16日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传播后,多家新闻媒体对此予以转载报道,引起了公众关注和网络热议,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和后果。2018年5月24日,原告叶正光、叶大鹰、叶铁军、叶晓梅、叶小燕、叶文、叶敏以被告西安摩摩公司侵犯叶挺名誉为由,将被告西安摩摩公司起诉至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
  法院认为,叶挺烈士在皖南事变后在狱中创作的《囚歌》充分体现了叶挺烈士百折不挠的革命意志和坚定不移的政治信仰,是叶挺烈士享有崇高声誉的基础。西安摩摩公司制作的该视频篡改了《囚歌》内容,损害了叶挺烈士的名誉,不仅给叶挺烈士亲属造成精神痛苦,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故被告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名誉侵权。2018年9月28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西安摩摩公司在国家新闻媒体上予以公开道歉,消除其侵权行为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并判决被告西安摩摩公司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10万元。
  【典型意义】
  英雄烈士名誉不容亵渎。作为网络媒体运营商,应尽到高度的注意义务,在网络创作时应心存敬畏、严守底线、尊重历史、弘扬正气,以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为前提,也是市场主体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七、购车者诉经销商“宾利”汽车销售欺诈纠纷案
  【案例简介】
  购车者起诉称,其购买的是英国全新进口“宾利”新车,但经销商在交车前对油漆和窗帘的处理未予告知。经销商销售的是一辆大修过的问题车,给其造成了巨大损失,遂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退还价值550万元的车辆,并三倍赔偿1650万元。
  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认为经销商提供了车辆的全套正式进口手续,车辆未被他人使用过,经销商提供的车辆符合合同约定;本案中并不存在影响购车者缔约根本目的的情形;经销商签订合同将该车销售给购车者时,对于车漆瑕疵和窗帘问题并不知晓。因此,虽然经销商的行为对购车者的知情权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尚不构成欺诈,不应适用“退一赔三”的惩罚性赔偿规定。综上,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关于“退一赔三”的判决,酌定经销商赔偿购车者11万元。
  【典型意义】
  “史上最贵豪车退一赔三案”虽然尘埃落定,但是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一方面,警醒经销商应当诚信经营,尊重购车者的知情权;另一方面,购车者也应当注重权益保护,理性维权。
  八、吴某与滕某口角致死纠纷案
  【案例简介】
  2018年6月27日,滕广江在驾驶出租车过程中,两次超越吴某(男,殁年32岁)驾驶的摩托车(滕某与吴某不相识),吴某认为滕某影响其正常驾驶,遂进行追赶。在哈尔滨市南岗区一曼街名岛海鲜门前,吴某将车停在滕某的出租车左前方。吴某下车责问滕某,二人发生口角,吴某用拳击打滕某的肩部。后滕某下车,二人继续争吵,被各自妻子劝阻。吴某又两次约斗,滕某未予理会。当吴某欲骑车离开时昏倒在地,滕某帮助救助,后吴某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经法医鉴定:“吴某符合生前在争吵、情绪激动、过度疲劳等情况下,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
  本案中滕某和吴某素不相识,双方口角时吴未表现出病状,依正常人的判断,滕某难以预见吴某患有心脏病。滕某下车后,二人虽然有争吵,但在双方妻子的劝阻下,并没有发生直接的肢体接触。纵观全案,滕某在主观上没有罪过,客观上没有实施加害行为,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法不应予以逮捕。2018年10月20日,警方依法对司机解除强制措施并撤销案件。
  【典型意义】
  备受媒体关注的“的哥与人口角致死案”最终以警方对司机解除强制措施并撤销案件为结束,案件的背后,是对刑法上过失致人死亡罪的适用和理解,该罪的犯罪构成既包括客观构成要件,也包括主观构成要件,警方的做法十分正确,值得称赞。
  九、陈某家属诉同饮者索赔陈某因喝酒死亡纠纷案
  【案例简介】
  2018年5月1号晚上,原告的家人陈某和两被告(陈某的朋友)在一起小酌。当晚喝完3瓶多啤酒的陈某从被告于某家中出来后,就骑着二轮摩托车去上夜班了。结果途中撞到路沿石,当场死亡。经鉴定,陈某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了每百毫升256毫克,同时还超速行驶,被交警判定负事故全部责任。陈某家属认为,两被告是陈某的朋友,明知当晚陈某要去公司上夜班,仍和陈某一起喝酒,并且在陈某喝醉酒后,没有尽到提醒义务,任由陈某酒后骑摩托车出去,有过错,故起诉二人要求赔偿各项损失147万多元。
  厦门同安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死者陈某作为一个成年人明知道自己需要上夜班,还去朋友家喝酒,并且在酒后驾驶摩托车超速行驶发生事故,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对此,其应当承担90%的责任。两被告作为同饮者,没有将死者安全送回家,放任死者酒后驾驶摩托车,没有尽到生命安全的注意义务,应当承担10%的责任。最终一审判决两被告共同赔偿陈某家属14万多元的损失。
  【典型意义】
  如果醉酒者已经失去或即将失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神志不清、无法支配自己的行为,此时同饮者负有一定监护义务,如果同饮者没有将醉酒者送到医院或让其到达有人照顾的场所(如家中),此时如果发生意外,则同引人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因此,本案告诫大家,共饮者一定要看护好醉酒者,尽到“生命安全的注意义务”,否则要承担法律责任。
  十、朱某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错误亲子鉴定致多年抚养他人儿子纠纷案
  【案例简介】
  1992年6月3日,朱某的丈夫程某从南纪门劳务市场带回一保姆何某。7天后,何某偷走他们一岁零三个月的儿子盼盼。1995年冬,从河南兰考县公安局传来消息,有个被拐卖到兰考的儿童像盼盼,朱某夫妇远赴河南寻子。当年12月,受兰考县公安局的委托,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河南高院”)对该儿童与朱某夫妇做了亲子鉴定。1996年1月15日,朱某夫妇正式获知河南高院出具的鉴定结果:“生物学亲子关系”成立。这表明丢失三年多的盼盼找到了。1996年1月24日,盼盼被接回重庆。2018年1月,家住四川南充市的何某突然跳出来说,她的儿子刘某是她当年在重庆偷的,并找到媒体,请求帮忙寻找刘金心的亲生父母。当月,朱某与刘某亲子鉴定,2月5日,朱某得知,刘某与程某、朱某“符合双亲遗传关系”,也就是说,刘某才是真正的盼盼。2月6日,朱某、刘某母子重逢。
  本案中,河南高院鉴定结果出错构成侵权,即侵犯了包括监护权在内的人身权,故朱某可以起诉河南高院,要求侵权赔偿。6月13日,河南高院出具赔偿方案:适当的精神赔偿以及人道主义赔偿,赔精神抚慰金5万元,再给予适当补偿,按照河南标准,补30多个月。
  【典型意义】
  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条款,应当严格依法认定侵权行为是否“致人精神损害”以及是否“造成严重后果”,并妥善处理“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与“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两种责任方式的内在关系,若决定采用“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方式的,应当综合考虑多种因素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