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 数据库即将到期, ,届时您的账号仍可以使用,但部分权限会受到限制。

立即续费
首页 > 律所实务 > 文章 > 正文阅览
复制全文 下载 收藏 操作
保留字段信息
保留本篇右侧的法宝联想
保留正文中的法宝联想
页面宽度(px):

页面宽度范围为200至2000

【法宝引证码】CLI.1.304262 【时效性】尚未生效

2022反垄断司法解释新意解析(上篇):征求意见稿程序规定解读

【法宝引证码】 CLI.A.255969 
  • 合作机构: 北京安杰律师事务所
  • 作者: 詹昊 宋迎 朱丽博
  • 中文摘要:   2022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垄断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在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发布、2020年修正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12年规定》”)的基础上新增及调整了大量内容,包括垄断纠纷民事诉讼案件中的程序与实体问题。   可以看出,此次《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吸收了《反垄断法》修订的最新成果,汇集了反垄断民事诉讼十多年的经验,对于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中一些难点问题、空白问题进行了大胆的尝试,甚至是突破。本文拟对《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中的重点修改内容进行解读,并根据内容不同分为程序规定解读与实体规定解读。   总的看来,有关程序规定的修订包括:《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在第一条至第十五条针对程序问题作出了规定,明确了仲裁条款不影响人民法院对于垄断民事纠纷的管辖、人民法院对垄断民事纠纷的级别管辖、行政执法与司法实践的衔接等热点问题。同时,《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在有关相关市场界定、垄断协议的认定、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等实体问题规定中,也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进行了不同以往的规定。
  • 发布年份: 2022-11-28

  一、明确仲裁协议不影响人民法院对于垄断民事纠纷的管辖,强调垄断纠纷的公法性质

  《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第三条新增规定,“原告依据反垄断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被告以双方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且已有仲裁协议为由提出异议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受理垄断民事纠纷案件。但是,人民法院受理后经审查发现不属于垄断民事纠纷案件的,可以依法裁定驳回起诉。”

  垄断纠纷是否具有可仲裁性是我国反垄断理论与实践中讨论与争议的热点话题,2022年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反垄断法》”)以及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均未对该问题作出明确规定,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在司法实践中对此问题的看法也存在差异。《垄断纠纷征求意见稿》的该条规定明确了当事人之间签订仲裁协议与否,不影响人民法院受理垄断民事纠纷案件,即使垄断纠纷可能由载有仲裁协议的合同纠纷而引发;人民法院受理后经审查发现不属于垄断民事纠纷案件的,可以依法裁定驳回起诉。在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后,当事人仍可以基于仲裁条款解决纠纷。

  经公开渠道检索,截止目前,由最高法裁判的涉及垄断纠纷是否具有可仲裁性的案件合计七起,其中最高法裁定仲裁条款不能成为排除人民法院管辖的当然依据的有六起,另外有一起相关民事诉讼目前因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检”)的抗诉而正在由最高法进行再审(据安杰世泽事务所统计,实际上涉及到仲裁管辖的反垄断民事诉讼数量超过了7起,一些案件因为涉及到商业秘密等原因没有公布)。

  最高法在裁定仲裁条款不能成为排除人民法院管辖的当然依据的六起案件中认为,反垄断法具有明显的公法性质,在垄断行为的认定与处理完全超出了合同相对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的情况下,当事人在协议中约定的仲裁条款不能成为排除人民法院管辖垄断协议纠纷的当然或者绝对依据。

  此部分案件包括呼和浩特市汇力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与壳牌(中国)有限公司垄断协议纠纷两案[1]、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与VISCAS株式会社垄断协议纠纷案[2]、白城市鑫牛乳业有限责任公司垄断纠纷案[3]、上海游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诉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4]、北京龙盛兴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霍尼韦尔自动化控制(中国)有限公司等垄断纠纷案[5]。

  最高法仅在山西昌林实业有限公司与壳牌(中国)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6]一起案件中,认定当事人纠纷应受该仲裁条款的约束,故裁定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在该案中,山西昌林实业有限公司(“昌林公司”)认为壳牌(中国)有限公司(“壳牌公司”)滥用了其在中国润滑油经销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实施了一系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侵犯了昌林公司等广大经销商及用户的合法权益,因此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壳牌公司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提起了管辖权异议,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一审裁定驳回;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后认定,从本案仲裁条款使用的措辞看,其约定的仲裁事项为“因本协议引起的任何争议”,采取的是概括性约定仲裁事项的方式,故基于该《经销商协议》权利义务关系产生、与权利行使或义务履行有关的争议均属于仲裁事项,故裁定撤销一审裁定、驳回昌林公司的起诉。昌林公司二审裁定提起了再审申请,最高法在审理后认为,无论壳牌公司在履行涉案经销商协议中是否存在昌林公司所主张的垄断行为,该仲裁条款符合《

【注释】

开通会员解锁全文 立即开通
  • 全检索方式
  • 特色法宝联想
  • 支持word、PDF等格式下载
  • 更多特权
北大法宝1985年创始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续引领法治信息化,多年稳固高质提供法律法规、司法案例、学术期刊、法律翻译、检察文书、行政处罚文书等全类型法律检索,普遍为法律各界提供知识服务。创建智慧法务、智慧立法、法治政府、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智慧学术、智能问答、大数据分析、法律人工智能等各类智慧法治解决方案和平台建设运营,竭诚服务法治中国。
爱法律 有未来!

微信扫码阅读

正文右侧法宝联想

法宝联想

热门视频更多

    智能检索

    已进入法宝V6

    开始体验更好的法律检索服务

    返回法宝V5 留在法宝V6